人魚正封  

她必須學會如何掌控自己的歌聲。
因為那出自她身體深處的樂音,渴望著
奪走人類的生命……
關於成長中的徬徨與痛楚
顫抖的靈魂掙扎著想努力原諒,
那個深深傷害過你、但你卻始終愛著的人……
她是天賦異稟的歌者。
絕美的歌聲震顫著從她胸腔溢出,彷彿一種允諾:
我給予你的愛,將比任何人一生所渴求的更多、更真實……
而你是否願意,以死交換?
她的聲音背叛了她。
在課堂上回答老師問題的時候,
她明明知道答案,卻只能發出一絲嘶啞的聲響。
同學們嘲笑她,對她發出詭異的笑聲、
朝她丟紙團──那又如何?
她只盼望能夠安安靜靜的生活(或者,消失),
反正她本來就只是個一頭凌亂短髮、
又沒有朋友的怪咖。
但,當酗酒的叔叔壓在她的肚子上,
試圖……試圖對她作什麼的時候,
她想尖叫,想懇求他停下來。
但聲音仍然固執地鯁在她的喉間。
在那個黑暗又混亂的夜晚,
她像玻璃一樣破碎了。
然後,將自己交給紫黑色的海洋。
下墜的時候她聽見音樂,甜美柔軟的音樂,
比她所能想像的還要更加、更加美好的音樂,
好到令她的胸口和喉嚨顫抖不已。
然後,她張開口──

 

 

 

 

  迷聲,迷的到底是沉醉於其中的天籟,還是最終的絕響?

 

 

 

  露絲是一個擁有天賦的歌者,但造就如此境地的,卻也是更多的不幸,不論是她的母親、父親,或她的叔叔……即便到了另一個族群,最根本的問題依然存在,非我族類其心必異!人魚的歌聲用來的是殺戮,為了報復身為人時的不幸,所以她們用歌聲來迷惑人心,帶走他們的靈魂與生命,然而這樣真的就能夠得到幸福嗎?米麗安最後的歌聲,有一點讓我覺得很像止戰之歌,心若是不平靜,無論做再多,都只是不斷的在重複折磨……

 

 

 

  「不,」泰紗又說了一次,泡泡隨著她說的每個字陣陣湧出。「我不會讓妳這麼做。」露絲還在唱,但音量變小很多,也開始失去力量,所以能聽到泰紗用她肺臟中最後一點空氣說的話。「我到死都要是人類。」

 

 

 

  尊嚴到底代表著什麼?失去了堅持,失去了原則,失去了自我,最後,還剩下些什麼?用不幸來填滿不幸,豈不是本末倒置混亂不清?無論身為什麼,都有她們本身的驕傲,即便她們之所以成為人魚,是因為種種的痛苦與磨難,但抉擇仍握在她們手上,任何的藉口不過是自我安慰,合理化本身行為的自我滿足。磨難是難以決定的,就如同泰紗何其無辜,難道泰紗就該死去嗎?

 

 

 

  她一直是如此害怕離開自己的部族,但現在明白了,如果她不去承擔各種風險,就不可能聽見從世界各個角落傳出來的樂音。

 

 

 

  不管身為什麼,仍是有一些問題是不會改變的,畢竟她們之間的想法與觀念,從一開始就不在同一個平面上,害怕孤獨,就永遠只能孤獨,痛是必然,但沒痛過,又怎能知道這條路適不適合自己?。

 

 

 

  她決定在孤獨中對這個世界的所有旋律敞開心胸,而這些旋律也確實來找她了。即便她的部族早已四分五裂,朋友就算沒死也確定失蹤,這個世界的樂音聽起來卻還是充滿希望、活力,以及肯定一切單純存有的柔軟震顫。

 

 

 

  勇氣與希望,就如同自我的養分一樣,想要茁壯,就必須耐心培養,努力跨出一步,就像露絲最終,也邁出了身為人魚的驕傲,傷痛難免,但不前進怎麼會知道前方有著什麼?不往前如何得知遠方的風景,是否擁有更甘甜的甘泉?

 

 

 

  失去了什麼,就從那裡再獲得什麼,對於卡塔莉娜我擁有更多的是惋惜,即便不知道對方的想法為何,但起碼她伸出了她的雙手來接納新生──嶄新的生命,或許身為人時,她有著更多的不幸,身為人魚才有短暫的歡愉,但存在的證明,是由自己創造,而非眾生云云。

 

 

 

  衷心的希望露絲能在遠行的將來,找到屬於自己的族群XD~

 

 

  書名:迷聲人魚
    作者:莎拉‧波特
    出版社:貓頭鷹出版社
    出版日期:2013年6月1日

 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kristin81090/14025800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紫昀 的頭像
紫昀

吾衷

紫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